理事 曲栋

作者:热爱家园   已浏览【】  文字:【】【】【
 

他放弃了上海安逸的生活,来到广州找寻公益的理想;他选择在孤独的NGO 领域求学,努力实现自己的社会理想;他关注青年人的成长,希望他们不要走太多的弯路。他就是广州市恭明社会组织发展中心(以下简称“恭明中心”)主任曲栋,人称“老曲”。

为公益南下创业

    上个世纪90 年代 初,曲栋考入复旦大学法律系,毕业后进入一家房地产公司担任法律部经理,“待遇好,企业白领”。优厚的薪水和安逸的工作环境,让很多人羡慕不已,但曲栋却 经常有一种挫败感,“个人的发展就是为了赚钱、享受生活吗?其实我对物质的要求不高,日子过得舒心就可以了,而且太过安逸的生活反而让人变得懒惰。”

    就在曲栋为自己的人生价值感到苦恼时,朋友发出了邀请,一起到社区“学雷锋”, “当时还没有志愿者、志愿服务这些词,所以说是学雷锋,我们就在社区设一个法律咨询的摊位,但一开始也不被社区居民接受, 误以为我们要收费什么的。”

    “在社区帮居民做法律知识解答,让我体验到为他人服务的快乐,这种与人相处的感觉特别单纯。”正是这一偶然的机会,曲栋从此着了迷,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“学雷锋”,他不惜辞去原来的工作,成为了一名时间较为自由的职业律师。

    除了工作,曲栋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奉献给了公益,但他对公益的付出仍不满足。2008 年,35 岁的他做出了人生一个重大的决定——将公益变成事业。

    2009 月,曲栋只身一人来到广州, 并正式加盟ICS(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公民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),负责公民教育和NGO 发展的工作。

公益给青年发展创造机会

    说到青年做公益或者青年公益组织, 曲栋滔滔不绝地举出了许多案例,如数家珍。“青年原本是一个很活跃的群体,但因为社会环境的变化,不管是大学生还是打工青年,一出来社会就要面临就业、生活、住房等一系列的问题,导致很多青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考虑生存和温饱的问题,更别说去创造,去改变世界了。”

    曲栋认为,“受外界主流价值观的影响, 很多青年将个人物质、财富的多少作为人生幸福的衡量标准,但这样的价值观往往束缚了青年人对生活的选择。虽然主流价值观对青年人的创造力造成了很大影响,但其实他们内在还是蕴藏着很大的潜力和活力的, 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也特别快。青年人的创造力不容小觑,他们是社会进步的巨大推动力。”

    “我觉得公益给青年开了一个口,创造了一个机会。在公益领域,你努力几年,积累了一定的经验,并创建出一些品牌后,便会得到很多人的关注和认可,成长进步 的速度特别快。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如果能先在公益圈里泡一泡,对未来从事其他工作都会有所帮助,因为公益大多数都是在做人和心灵方面的工作。”但曲栋 也指出,并不是说每个青年都非得到或适合在公益圈工作,但公益圈确实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。

“公益是我后半生的追求”

    2009 年初,曲栋来到广州,面对和从前工作待遇、生活环境方面的巨大落差,曲栋坦言当初困难重重,“最初租了一个单身宿舍,小、黑、旧,对比以前的生活环境,我也没办法接受,但我对自己说,如果你连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,还不如回去。”

    在工作上,曲栋要接触更有挑战性的领导力培训,同时还要给学员讲课,“我记得有一次课程,遇到了很大的挑战,那天晚上我便独自在路边思考,一直想到凌晨三点。” 而现在,曲栋对大部分公益课题,都能提出一些独特的见解和想法,成为青年们熟知并喜欢的一名公益导师。

    “我经常对青年人说这样一句话:你现在付出的代价,决定了你未来的选择。”对于当初的选择,曲栋从来没有后悔过,“我现在也可以很肯定地说,这(公益事业)就是我后半生的追求。”

    虽然曲栋以前当律师的收入是现在的好几倍,但他却过得悠然自得,“虽然以前收入高,但应酬多、开销大,现在除了一日三餐,基本没有其他大的花销,上班也是骑自行车,生活过得很健康,很绿色。”

    去年11 日,广州市恭明社会组织发展中心正式注册成立,现有名专职人员,平均年龄在30 岁以下,曲栋说这是一个年轻的团队,跟着一帮80 后、90 后一起工作,自己活得也越来越年轻,“看到不少80 后们在努力做公益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他们会成为公民社会的主要推动者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理事 朱建刚